你的位置:长春市宽城区图书馆 > 新闻中心 > 日收入几百元,电影院要交不起水电费了
日收入几百元,电影院要交不起水电费了
发布日期:2022-07-24 09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04

]article_adlist-->

  刚刚过去的春节档,对于电影市场而言并不算好:截至2月7日0时,2022春节档总票房报收60.37亿元,相比去年的78亿可谓大幅下降,同疫情前的2019年几乎持平。在相比2019年电影平均票价上浮18%的基础上,流失的全在观影人次上:出票量相比2019年减少了近2000万,相比去年,更是减少了近5000万。

  如果说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春节期间电影票太贵,那么在春节结束,各家影院纷纷下调票价后,这一情况也未能得到改观。进入3月后,大盘更是持续遇冷,全国总票房数日只在3000万上下徘徊,连周末日票房都不到8000万。而在刚刚过去不久的3月10日,大盘只有1703万。

  这大概是什么水平呢?据国家电影局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9月,全国总计有电影院14235家,不到两千万的全国总票房,平均到每家影院收入才不过一千出头,再去掉片方分账,净收入不过数百元,想覆盖房租水电员工工资恐怕都远远不够。倘若再将地区差异性的因素纳入考虑,对于区位条件不佳的影院而言,形势只会更加严峻。

  “我们其实已经习惯了。”北京一家影院工作人员略带无奈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。

  最冷的冷档期

  春节后的一个多月里,历来是传统的冷档期,但今年的市场热度显得尤其之冷。大体量新片迟迟没有定档的消息,尽管新上映了一些中小体量片,可对于撑起整个大盘而言,实在是杯水车薪。

  更何况,这些小体量影片的质量也都相当堪忧。春节结束后不久的情人节,掀起了一小股短暂的情侣观影浪潮,可无奈当天上映的三部影片质量都实在太差: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《不要忘记我爱你》《好想去你的世界爱你》截至目前的豆瓣评分分别为2.7、3.0、4.8,都是严重不及格的水准。

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海报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海报

  回溯来看,近些年来,在诸如520、双十一、情人节、七夕节等特殊日子里,片方“捞一票就走”的心态变得愈发严重,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,从2015年至今,上述日子里上映的影片绝大多数首日票房占比都超过了50%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但凡片方对影片质量还有点信心,如《前任3》《你的婚礼》等,都会选择在大档期争取长线票房,留在特殊日子里的都是有硬伤的中小成本影片,进一步加剧了恶性循环。

  没过多久,这种操作的恶果便浮现了出来。一周后的2022年2月22日,这个同样被不少商家包装为“爱的日子”,又上映了两部爱情片《花束般的恋爱》和《只属于我们的一天》,无奈观众被骗怕了,并不买账。即便《花束般的恋爱》豆瓣评分超过8分,可上映首日票房还不到1000万,后期凭借口碑效应才慢慢有所增长。至于后者,截至发稿总票房还不到300万,“炮灰”命运已然注定。

《花束般的恋爱》《花束般的恋爱》

  至于其余的进口片,诸如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《纽约的一个雨天》等体量都实在太小,维持在数千万的水准,亦不足以带动大盘。

  总而言之,今年截至目前,还没有一部进口片票房破亿。纵观本月定档计划,目前也只有《神秘海域》和《新蝙蝠侠》两部好莱坞影片勉强还有带动大盘的希望。但自从前两年疫情发生后,观众对进口片的观影热情肉眼可见地在下降。目前无论是进口分账片还是批片,都很难以一己之力带动市场。

相关影片海报相关影片海报

  所以几乎整个三月上旬过去,排在前几位的,布偶APP注册登录依然还是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《奇迹·笨小孩》《狙击手》这么几部春节档影片。14日,《神秘海域》上映,但猫眼专业版给出票房预测的依然没有破亿。

  种种迹象都显示,这很有可能是近年来表现最差的一个3月,也是最冷的一个冷档期。

  越来越惨的“后春节档”

  考虑到观影原本就是一个差异性消费行为,冷档期其实也有冷档期的好处。由于竞争压力陡然变得宽松,不少中小体量影片,如动画片、引进片、海外批片、国产喜剧等,便选择在此时放手一搏。倘若影片质量过硬,依然有出现爆款的可能。再加上春节档影片的长尾效应,往年整体表现也不至于特别差。

  梳理往年可以发现,春节后的3、4月份其实是进口片发挥威力的重要档期。以2018年为例,该档期较知名的影片有《黑豹》《小萝莉的猴神大叔》《环太平洋》《古墓丽影:源起之谜》《头号玩家》等;2019年,则有《驯龙高手3》《绿皮书》《惊奇队长》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等。

《头号玩家》《头号玩家》

  梳理这些片单,不难发现,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票房3亿-10亿体量的进口片。其中,2018年3月末上映的《头号玩家》拿下了14亿票房的佳绩;2019年3月上映的《惊奇队长》斩获超过10亿人民币票房。偶尔也有国产小爆款出现,如2019年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最终斩获9.6亿票房,成为了“黑马”。

  2020年,受到疫情影响,总票房可以忽略不计。到了2021年,情况虽然有所好转,但由于上映的影片质量实在太差,严重拉低了市场表现。

  当年2月26日元宵节上映的《猫和老鼠》有80年历史的超级IP加持,原本被寄予厚望。但由于成片质量实在过于低劣,将二维动画和真人拍摄混在一起,连基本的审美统一都没保证,结果影片上映后口碑和票房双双崩塌,最终票房勉强破亿。

《猫和老鼠》《猫和老鼠》

  3月5日,美国动画影片《寻龙传说》上映。上映首日,影院给出了17.9%的排片,可单日票房却仅位列第四。位列前三的依然还是《你好,李焕英》《人潮汹涌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三部春节档影片。最终《寻龙传说》的表现同《猫和老鼠》相差无几,也是刚刚破亿的水平。

  至于去年同期新上映的国产片更加惨不忍睹,如《合法伴侣》《又见奈良》《日不落酒店》等,都是数百万到数千万的水平。尤其是《日不落酒店》,打出了沈腾“特别出演”的卖点,在豆瓣页面上位列主演名单第三顺位。结果观众进了电影院才发现,沈腾竟然并非真人主演,而是以人形立板的形式扮演一个所谓的“纸片星人”。感到受了愚弄的观众纷纷给这部影片打出低分,票房更是没了希望。

  不得已只好祭出《阿凡达》来“救市”,尽管影片经典,可毕竟还是有些老了,最终只收获了3亿多重映票房。直到临近月底的3月26日,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上映,一下子将票房冲高了不少。这部怪兽打怪兽的老套影片尽管有着诸多逻辑上的硬伤,但由于同期几乎没有竞争对手,最终斩获超过12亿人民币票房,仅3月期间就超过5.7亿。

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

 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从2018年至今一条一路下降的3月票房曲线: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,2018年3月票房为51.20亿;2019年同期为41.60亿;2021年,这个数字骤降到25亿。而到了今年,截至目前,3月几乎已经过去了一半,才刚刚过5亿。倘若《新蝙蝠侠》无法收获去年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的表现,继续按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月票房相比去年恐怕还要砍半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

  其实早在去年同一时间,就有很多从业者对大盘遇冷现象发起了讨论。很多人将此归咎为疫情带来的暂时性的影片供应失衡。逻辑是,疫情期间很多中小体量影片积压了很长时间,片方基于想快速回本等动机,解封后将大量影片不经宣发就扎堆上映,导致后来很大一段时间内容供应出了问题,观众无片可看。

  但目前来看,情况并不仅仅是这么简单。更深层次的问题是,市场供需的结构平衡已经被破坏了,这个问题有一定长期性,很难快速得到解决。

2018年-2021年3月票房走势 图/猫眼专业版2018年-2021年3月票房走势 图/猫眼专业版

  一名宣发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将目前行业内严重的档期扎堆和头部聚集现象全部归咎于定档策略,有倒因为果之嫌,产生这类现象的原因,还要追溯到内容制作端上。

  这两年,“档期扎堆”现象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无论影片数量还是票房总量都飞速向大档期聚集。阿里影业灯塔研究院发布的《“后疫情时代”电影档期策略研究报告》中提到,2021年,春节档和国庆档两个档期的票房之和已经超过今年全部大盘票房的1/4,集中效应比2018年和2019年更明显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大档期在一年当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,行业基于避险等因素考虑,自然也会优先对其进行选择,而非在培养中小档期试水。在前述宣发从业者看来,今年春节档张艺谋的《狙击手》就是这一策略的最好体现。

  “明明《狙击手》在题材上跟《水门桥》出现了冲撞,但还是坚持要定在这个档期,没别的,就是担心落在别的档期恐怕就没人看了。”

  但大档期的标配往往是大成本,当大多数影视公司都在和头部项目较劲,成本势必水涨船高。考虑到行业里的资金毕竟有限,这样只会进一步压缩中小成本类型片的产出空间,客观上造成了影片供给上的麻烦。

  除了影片本身的体量,大档期影片的宣发成本也不可小视。在2015年前后,最时兴的是“票补”,一部影片常常需要数亿元资金助推。近几年尽管票补现象减少,但宣发投入却依旧巨大。在最疯狂的2018年,《捉妖记2》夺得了央视春晚开播之前60秒倒计时的黄金广告时间,还和康师傅、麦当劳、苏宁等品牌进行联名宣传。《唐人街探案2》则干脆包下了大量高铁电视屏,主攻春节返乡的观众们。与此同时,关于影院排片、网络水军互黑的纠葛也几乎年年发生。

相关影片海报相关影片海报

  高昂制片成本,搭配上超高的宣发预算,使得影片回本越来越难,给片方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
  然而这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前述《“后疫情时代”电影档期策略研究报告》中还提到,尽管电影片方和宣发方热衷于追逐档期,但观众在选择是否观看某一部影片时,首要考虑的依然是对于电影本身的兴趣。而经过调研,用户观影动机中影响决策的前三个重要因素分别是:电影是否是自己喜欢的类型;是否有喜欢的主创;影片的口碑。至于“是否在大档期上映”,其实在观众决策中影响力排名靠后。

  “现在都本末倒置了,合理的做法应该是先提升影片质量,再找合适的档期,而不是不管合不合适,就往大档期里塞一堆片子。但因为人人都这么做,市场习惯被搞成这样了,大家也都只能跟风,这样下去对行业发展一点好处也没有。”前述宣发从业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。

  在他看来,目前破局的最好办法,就是有个别大制作影片能够主动从大档期跳出来,进入普通档期,将观众的观影习惯“拉回去”,从长远角度激活整体市场。可这种“牺牲我一个,幸福千万家”的举动似乎谁也不愿意率先做,目前的僵局似乎还得保持一阵子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随着疫情多点暴发,上海、武汉、深圳等城市相继关停了电影院,令本就不火的市场上空又添了几朵阴云。《新蝙蝠侠》会撤档躲避吗?倘若顺利上映,能收获去年的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一般的成绩吗?按目前的形势,着实都令人捏了一把汗。

   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

相关资讯